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频道 >> 文化天地 >> 周口文学 >> 正文

记忆中的酱豆

我要评论  2019-1-18 14:50:00  作者:北方郎  编辑:周口信息网  浏览次数:
[导读]:节后乡亲小吴从家乡带回了几罐酱豆送我品尝。回到家后我迫不及待打开,拌着面条痛快地吃完一大碗,心满意足地对妻说,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,妻不屑地说声“农民”。

节后乡亲小吴从家乡带回了几罐酱豆送我品尝。回到家后我迫不及待打开,拌着面条痛快地吃完一大碗,心满意足地对妻说,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,妻不屑地说声“农民”。殊不知,我的整个中学年代都是伴随着酱菜度过的,记忆一下子回到那个纯真年代。

小学毕业后我来到镇上中学读书,住校。吃饭成了我们的头等大事,家长帮我们把粮食交到学校食堂换成饭票,可以凭票买馒头。但吃菜是个麻烦,学校也不可能同时满足三五百人的吃菜,而且大锅炒菜也不好吃。家长便给我们准备了酱豆,于是馒头蘸酱成为我们的主食,再加上一碗蒸馒头水烧的稀饭,支撑了我的初中生活。

夏日里三伏天,是制作酱豆的良机。先用水把黄豆煮熟,发酵晾干成绿绿的豆粒,便成了制作酱豆的主料,时令也到了吃西瓜的季节,西瓜瓤切成块状,与发酵后的的豆粒,配以葱、姜、花椒、盐等辅料,放在坛子里,置于太阳下暴晒数日,待成稠状物时封坛保存,留着秋日开学的孩子食用。夏日里常见农家小院的墙头、平房屋顶上放置多个做酱豆的容器,或盆或罐,已成为我少年记忆中的农家一景。

我的母亲很会做酱菜,邻家妈妈常来寻母亲一起做酱豆。每个夏季,母亲总要做上二三坛子酱豆,以备我们兄妹三人吃到第二个学期。每当周日返校时,妈妈用罐头瓶子盛上满满二瓶酱豆,这是我一周的菜食,周末回家时书包里二个空瓶子是少不了的。

在学校吃饭时,我们常常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聚在空地上一起吃饭,空地上临时人围起的“饭桌”成了展示各家饭菜的盛宴,有带酱豆和油炸花生米的,也有带芝麻盐和萝卜咸菜的,存于形状各异的瓶子里,放在一起,我们争相品尝。谁带的菜好吃,经大家交口相传,往往成了嘴贱的“吃货们”偷食的目标,大宿舍的窗台上是不能放了,只好藏在书桌里,于是我们的书桌里不仅有我们的精神食粮,还有物资食粮,教室里也弥漫了各种酱菜的味道。

多年以后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聚在一起,回忆起这段酱菜时光,心中充满难忘难舍之情,誓言要再回去吃一次。然而现在生活条件好了,乡人已不再做酱菜,初中生直接充值饭卡就餐了,学校的饭菜品种也丰富了,那段历史生活只有停留在我们年少的记忆中了。

作者简介

北方郎,河南周口人,1974年3月出生,国企员工,业余时间喜欢诗词歌赋,与结交志趣相投的朋友。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