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频道 >> 文化天地 >> 周口文学 >> 正文

蝶变

我要评论 来源:项城市政府网  2018-10-10 23:56:33  作者:张蜜  编辑:周口信息网  浏览次数:
[导读]:毕业季,闺密发来捷报,工作终于定了,上海的一家公立学校,解决户口问题。我连连道喜,她羞涩答,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,物价高,教学经验欠缺,还需进一步努力。

毕业季,闺密发来捷报,工作终于定了,上海的一家公立学校,解决户口问题。我连连道喜,她羞涩答,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,物价高,教学经验欠缺,还需进一步努力。

这位闺密,是我的大学室友,身为女孩,长得有点五大三粗,我喜欢叫她老魏,因为她常常乐观得像个男孩子,全然没有女孩子的娇弱。她有一嘴没有釉的牙,黑灰黑灰的,笑起来旁人总喜欢追问一番,怀疑她儿时嘴馋,吃糖太多。但她丝毫不自卑,常自嘲:“从小到大,就是我的胖和我的牙帮我刷了不少存在感,省了不少炒作的本钱!”

她的胖,不是好吃懒做引起,而是遗传,然而易胖体质的她偏偏爱美,几乎每天都在跟肥胖做斗争。我虽不减肥,但志趣相投,所以我俩跑了四年的操场,在“火炉”无数个没有空调的日子里一起跳“郑多燕”、“pump it up”。毕业时她早已甩掉了小胖的外号,自信满满地穿紧身裤和修身连衣裙,那个男生嘴里经常穿运动服的“枫哥”不见了,好哥们都逗她:“姑娘,励志故事能熬成鸡汤贩卖了。”

大三时,老魏决定考研,目标很明确,就是当初高考时一心想要上的华师,专业选文学。因为我们专业的特殊性,文学只是辅修课程,她便利用自己绝佳的人缘弄来了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课表。那时我也酷爱文学,常常跟着她一起,跑去蹭课,坐在拥挤的教室一角,默默记笔记。过了大半学期,文学院的课程已经不能满足她的需求了,她决定把课堂转战到华师。但华师离我们学校稍远,单程要一个半小时,文学课又都是早上一二节,我便偷懒不想去,于是她便成了孤军奋战。那时正值寒冬,当我还徜徉在美梦中时,她已悄悄背起双肩包,拎着水壶赶赴在梦想的路上了。因为起得早,到了华师就得跑去上课,她常常需要提前一天买好干粮,在空荡荡的公交车上一边啃食一边看书。回忆那段艰苦岁月,如今的她云淡风轻,淡然道:“冬天六点多钟的武汉公交常常有种专车的畅快,可以在车厢里大声读书背单词,相当酣畅!”全不带一丝埋怨。

本科毕业她如愿去了华师,用她的话,终于雪耻了。研究生三年,没了我这个跑友的陪伴,她仍在坚持夜跑,只是目标不再是减肥而是健身。前几日毕业典礼,学弟学妹们向她请教经验,她浅笑:“无他,心系一处,用心读书尔。”早已没了当初报仇雪恨的愤恨。

是的,前路漫漫,道阻且长,待到破茧成蝶之时,你定会感激自己一路上的风餐露宿。(作者:张蜜国网河南省电力公司项城市供电公司办公室)

 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